瘋狂的燒烤:老工業基地變身網紅頂流

種昂2023-04-20 09:30

(圖片來源:經濟觀察網)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種昂 4月14日,周五晚上已近23點,淄博文林燒烤店內仍然不斷涌入前來的食客。他們有的是三五成群的大學生,有的是從外地專程驅車而來的一家人,等待多時后終于坐在一張已經翻臺七八次的燒烤桌前。

淄博燒烤別具地方風味。不一會,桌子就被收拾干凈,擺上“靈魂三件套”:小餅、小蔥和小炭爐。這里擼串儀式感十足——先在老面發酵的周村小餅上抹上各色蘸料,拿起兩串被烤的滋滋冒油的五花肉,裹上一段又嫩又脆的小蔥,用手掌拖住小餅一抽肉簽,抬手一卷就成了獨一無一二的“淄博燒烤”。

從今年3月初開始,淄博因燒烤“意外”走紅,這家文林燒烤店食客數量也隨之暴增。每到周末,各地蜂擁而至的大學生無論白天黑夜,下了火車直奔“烤場”。在他們眼里,此時的燒烤店宛若大學自習室,早早趕來搶座,店鋪開門營業不到二十分鐘數十張餐桌就全部占滿。

就在前兩周,20多人、大半個班的同學集體出動,在文林燒烤店大廳內拼成一張大桌,學生們有說有笑、又唱又跳,這場“班級派對”狂歡直到深夜。

老板孫文林介紹,每到周末,為了盡量多的滿足排隊食客,店鋪每天從早到晚、不間斷營業,直到第二天凌晨。過道邊、墻角里,只要食客同意、只要能擺下餐桌,皆可擼串就餐,有時一天可達二三百桌。服務員也像流水線上的工人一樣開始三班倒。

在淄博附近五里堡出土的漢畫像石《庖廚圖》中就有著古人烤串的場景。如今,這種最為原始的烹飪方式讓這座老工業基地城市近兩個月來接連登上熱搜,成為年輕人追捧的網紅打卡地。

城市管理者也迅速反映、借勢營銷——成立燒烤協會、開辟“燒烤專列”和市內21條燒烤專線、發布燒烤地圖,還將舉辦燒烤節,打造“淄博燒烤季”……再加上,探店博主、網紅大V、全國多地的媒體爭相報道傳播,共同助燃著這座城市的煙火氣。

很長時間,淄博是以資源枯竭城市、老工業基地的面孔出現在世人面前。但它在歷史上也有著不同標簽——齊國故都、陶琉名城、世界足球起源地、聊齋故里、全域公園城市……

如今,爆火的燒烤讓淄博成為網紅中的頂流,這座老工業基地城市能否借勢把“食客”變成“游客”,將“流量”化為“留量”,拉動消費和投資,推動產業乃至城市轉型呢?

一座老工業基地的爆紅

1996年,孫文林從羊肉加工轉型餐飲,在淄博開起了第一家“文林燒烤店”。近三十年來,燒烤店的生意越來越紅火,已在當地擴有6家門店,但像今天這般火爆的場景,他卻是從未有過。

“淄博燒烤的第一波熱度是今年二三月份開始,由幾個大學生從外地坐高鐵前來擼串而引爆全網。”孫文林回憶道,從那時至今、近兩個多月來,淄博各大燒烤店的生意跟隨著網絡熱度持續升溫。

或許是疫情前期被壓抑消費的集中釋放,大學開學后,返校的學生們陸續結伴外出春游,開始了集體消費狂歡。淄博燒烤這種獨具地方特色、充滿煙火氣的平民美食受到了他們的追捧。

3月4日,一則“大學生組團到淄博吃燒烤”的消息登上熱搜,搜索量一度高達500多萬次。微信指數顯示,以“淄博燒烤”為關鍵詞搜索,在2023年增長的數據異動集中出現在3月初。其中,3月5日(周日)、3月10日(周五)指數分別達到1717746(百萬級)、12947753(千萬級)。

圖片3

這座老工業基地城市已成為年青人的網紅打卡地。(種昂/攝

據鐵路部門統計,淄博火車站3月4日(周六)到達旅客25522人次、發送旅客19907人次;5日(周日)到達21655人次、發送26303人次,發送旅客數量創近3年以來單日最高。3月11日(周六),淄博火車站到達、發送旅客分別為27065、21184人次;12日(周日)到達、發送旅客分別為21009、26454人次,發送旅客人數再次打破紀錄。

從客流來看,來自濟南、青島、章丘、青州、濰坊、東營等城市,利用周末來淄博吃燒烤的學生旅客占到了相當大的比例。一位淄博火車站工作人員說道,每個周末放眼望去,車站里幾乎是清一色的大學生。

淄博燒烤的火爆頓時引起自媒體、美食博主紛紛前去追逐流量。短視頻、直播等新媒體傳播又進一步吸引了更多周邊城市的在校大學生。

面對火熱的流量,本就在想方設法促進消費的當地政府立刻做出反映,3月10日推出了一系列“燒烤”政策:立淄博燒烤名店“金爐獎”、成立燒烤協會、宣布五一舉辦淄博燒烤節。后期,更是直接發放25萬燒烤消費券……

淄博市燒烤協會首任會長陳強調侃自己是“光桿司令”。這個匆忙成立的協會甚至還來不及選舉副會長和理事會成員,就接下了承辦淄博燒烤節、注冊商標等任務。

越來越多的食客涌入城內,有時在文林燒烤店門口排隊的食客要餓著肚子坐等一兩個小時。為了盡量多的滿足排隊食客,文林燒烤店每天從早到晚、不間斷營業,直到第二天凌晨。工作人員也像流水線上的工人一樣開始三班倒。

以前,文林燒烤店每天羊肉銷售3000多串,加上海鮮、蔬菜以及其他肉類,總共近萬串;如今,單單羊肉一天就能銷售上萬串,總量達3萬串,翻了三倍。幸虧孫文林在周村常年養殖2500頭羊,才能保證羊肉的日常供應,保證燒烤店全天營業。

在孫文林的印象中,淄博燒烤的第二波高潮發生在4月初。

4月8日,抖音粉絲1700多萬的“打假”美食份量博主B太,帶著電子秤摸底測評淄博10家燒烤攤位,發現居然沒有一家店鋪缺斤少兩。被當面測秤的老板非但不生氣,有的還“多送”了一些。真誠的待客之道和質樸的煙火氣讓淄博再次出圈,B太的視頻收獲了超35萬條評論。

圖片5

各路博主大V的傳播推漲了淄博燒烤的熱度。(種昂/攝

為了更多的引流,當地政府趁機開辟“燒烤專列”,在市內開設了21條燒烤公交專線,繪制了燒烤地圖。再加上,探店博主、網紅大V乃至全國各地媒體爭相報道,淄博燒烤不斷有新的話題冒出,網絡熱度持續升溫,直至火遍全國。

近幾個周末,文林燒烤店內一天總能迎來六七波舉著手機進行直播的博主大V,店外常常停滿來自省內周邊城市及天津、北京、上海、遼寧等省外各地牌照的車輛。孫文林的兒子在杭州工作,便在當地也開了一家“淄博文林燒烤店”。孫文林拿出手機展示道,就在4月14日當晚,杭州分店外等待擼串的食客已排到了90桌。

淄博燒烤帶火了燒烤店一應用具,更讓燒烤師傅成了稀缺人才。有的食客吃著過癮,連店里的小餅、蘸料和小炭爐也一起買走。以前燒烤師傅工資六七千,如今每個店鋪都想擴張規模,月薪上萬也根本招不到。孫文林感嘆道,現在淄博招個燒烤師傅比“娶個媳婦”都難!

為了提振消費,全國各地爭相打造網紅城市,文旅局長們紛紛下場換裝、為家鄉招攬人氣。誰也沒有想到,淄博這座既非羊肉產地也非旅游熱門的三線老工業城市憑借這種最接地氣的方式意外火出圈,成為網紅中的頂流。

把“流量”變“留量”

燒烤“意外”的爆火為淄博引來了大流量,如今每到周末,淄博許多知名燒烤店已是“一桌難求”。

4月15日中午十一點半,在牧羊村燒烤總店門前的食客已排出數十米。不一會,該店230多張桌號已滿,掛出了“中午已無號 下午四點30分營業”,服務員則手拿喇叭勸道——請大家去往別處,不要再等了??膳抨犑晨蜔崆楠q在、遲遲不肯散去,聲稱要直接排下午的桌號。

可就在4月18日,這家30年的網紅店卻突然貼出告示——門店將在18日至20日休息3天。對于生意火爆卻突然閉店的原因,該店一位員工說道,門店從下午4點半營業,晚上8點以后就銷售一空,但打烊卻要到凌晨3點以后。店內有20多正式員工和若干小時工,大家已經連續一個多月沒有休息了。

老板楊先生解釋道,自3月2日開始,他和員工們就“超負荷”工作,累得受不了了。而他妻子每天只休息4個多小時,頭暈加上喉嚨嘶啞,已經住院了。“現在已經不是錢的問題了,現在是要保命了。”

記者在另一家老男孩燒烤店看到,從外地趕來的食客,為能吃上一口燒烤,下午3點半大量年輕人早早到來、提前搶占餐桌,盯著老板加工肉串,坐等下午開張營業。

“吃、住、行、游、購、娛”文旅產業六要素中以“吃”為首。當大量外地人涌入城市,連同住宿、餐飲、旅游等也一并帶火。

4月15日(周六),淄博火車站到達旅客32602人次、發送旅客51033人次,到送合計83635人次,創車站單日到發送旅客數歷史紀錄。在攜程、高德、飛豬等多家賓館訂購平臺上記者看到,這個周末淄博主城區高中低檔賓館幾乎全部售空,房價也普遍比平日上漲三成以上。15日當天,淄博知名景點八大局因游客過多進行了臨時交通管控,王府井美食街等景點人頭攢動、摩肩接踵,比過年還火爆。難怪游客戲稱,“上次淄博這么熱鬧,還是在春秋齊國時期”。

圖片6

淄博能否把食客變成游客,將火爆持續下去。種昂/攝

城市煙火氣,最撫凡人心。事實上,淄博燒烤并非一夜爆紅。

早在2019年,淄博市出臺《關于挖掘消費潛力繁榮發展夜間經濟的實施意見》,把繁榮發展夜間經濟作為提升城市“時尚氣質”和“活力指數”的舉措。燒烤正是“夜經濟”中不可或缺的“主角”。為了促進消費,時任淄博市委書記江敦濤還帶頭下館子請客擼串,其中就有現任市委書記馬曉磊。

據統計數據顯示,2000-2014年15年間,淄博市年均新增注冊燒烤企業僅10家。2015-2022年間,年均新增燒烤企業超過331家,其中,2021年新增454家,2022年新增476家燒烤企業。

經過多年的積淀,淄博燒烤終于在今年爆紅,從某種程度上說,這是當地政府持續引流的效果顯現。

眼看著五一假期臨近,淄博即將舉辦首屆淄博燒烤節,這或將是城市又一個流量的新高峰。美團、大眾點評數據顯示,“五一”期間淄博旅游訂單(含酒店、景點門票)同比增長超2000%。根據統計,淄博五一住宿預訂量較2019年上漲800%,增幅位居山東第一。

可是,長期以來淄博都是以一座老工業城市的面孔出現的世人面前,猛增的人員流量對于整個城市服務接待能力、運營管理水平也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目前,淄博政府的已有表現得到了普遍的認可。市場監管部門對燒烤店進行專項檢查,護航食品安全;公安增派執勤人員,加大巡邏密度,提醒文明就餐;交通部門也開設了燒烤專線……從10家燒烤店無一缺斤短兩,也能從側面反映出當地的市場秩序。記者在酒店辦理入住的十分鐘內,相繼遇到了市場監管局、商務局兩路人員對市場價格、服務環境進行巡視檢查。

4月16日,淄博市發改委、市場監管局針對“‘淄博燒烤’火爆,帶動出游需求集中釋放,旅游旺季提前到來,賓館住宿、飯店餐飲、交通運輸、旅游景點景區、燒烤商戶等需求量大幅增加”下發了《關于規范經營者價格行為提醒告誡書》。

對于淄博燒烤究竟能火多久,一家燒烤店老板認為,五一過后,暑期即將來臨,大學生都將放假回家。這或許是對淄博熱度能否維持的最大考驗。

泰山管理學院院長馬方認為,網紅只是偶發現象,單單一個燒烤,并不能持久形成城市的品牌效應,至少要形成一個吃住游購的閉環,能讓游客留下來、住下來,把“流量”變為“留量”。

目前,淄博政府已經開始探索將燒烤帶來的網紅效應作為帶動文旅產業發展、消費投資復蘇一次契機。暑期正是外出旅游的旺季。

在4月8日開行的“燒烤專列”上,淄博市文化和旅游局局長宋愛香帶領淄博10個區縣、功能區的文旅局長以及33家淄博熱門景區“代言人”變身“淄博文旅推薦官”,向乘客推介淄博文化和旅游資源,為旅客帶來淄博特產,讓“燒烤專列”一度成為展示淄博文旅資源的重要媒介。

值得注意的是,在完成當日的“燒烤專列”推介回到淄博后,宋愛香又馬不停蹄趕到位于博山的紅葉柿巖旅游區,與山東師范大學的20多名學生進行了一場圍爐夜話。

為把燒烤引流來的“食客”變成“游客”,將“流量”化為“留量”,近期淄博多個縣市開始召開文旅發展大會,重新設計、打造旅游線路。

3月17日,博山區召開文化旅游發展大會,發布了六張博山旅游地圖、六類15條精品旅游線路及10元門票游景區等系列文旅產品套餐。4月13日高青縣文化旅游發展大會發布了燒烤地圖、全域全景地圖、精品旅游線路等文旅產品……

流量帶來了消費,進而又將拉動相關投資。孫文林坦言,他的燒烤店正在裝修,擴大營業面積。幾乎每天都有人前來問詢是否愿意合作、開設加盟店。當地一位官員介紹道,來自濟南的一位客商正計劃在淄博投資數百萬元,希望能夠投資一個小型夜市。

很長時間,淄博給外界的印象都是一個老工業城市,但它在歷史上卻有著多重標簽——齊國故都、陶琉名城、世界足球起源地、聊齋故里、全域公園城市,同時博山菜作為魯菜的一個重要分支與孔府菜共同撐起魯菜的輝煌歷史……這些如能深度挖掘或許均可作為支撐淄博持續火熱的元素。

正如淄博市委書記馬曉磊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作城市推介和青年人才政策宣講時所說——今年“五一”期間,淄博將對北大、清華在校生實行景區、指定酒店住宿全程免費,歡迎大家到淄博聽韶樂、訪聊齋,踢蹴鞠、品魯菜。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度調查部資深記者
關注石化、鋼鐵、機械制造以及山東地區區域新聞報道,擅長公司新聞分析、人物特寫、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