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產業界的“傷疤”

近藤大介2023-04-18 21:45

近藤大介/文

最近,通過中國的新聞報道我發現,中國的宇航產業發展迅速。2021年10月,3名宇航員在中國空間站開始進行6個月的駐留。去年12月,中國國產小型噴氣式客機“ARJ21-700”首次出口海外,交付給了印度尼西亞的翎亞航空公司。

和鄰國相比,日本宇航產業的現狀,實在讓人難以啟齒。身為一個日本人,我的心里對此充滿了遺憾。

日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戰敗國。在戰后復興的過程中,日本的航空產業遭到了同盟國美國的“封禁”。在可以用于軍事用途的航空產業方面,日本需要什么,美國就提供什么。所以,日本索性將發展航空產業的自主力量轉向了汽車、船舶等其他產業。

但是,在戰后半個多世紀之后,尤其是進入21世紀以后,日本人才發現“今后繼續全部依賴美國的做法,有悖于國家利益”。于是,日本政府和民眾團結一致,開始生產國產噴氣式客機。具體來說就是,2006年,全日空向三菱重工業訂購噴氣式客機,經濟產業省以援助500億日元 (約合人民幣26億元)公共資金的形式,啟動了“噴氣式支線客機計劃”(SpaceJetProject)”。

然而,原計劃在2013年投入批量生產的噴氣式支線客機,遲遲沒有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之中。后來,在2015年11月,一架嶄新的噴氣式支線客機在名古屋機場上空飛行了1小時27分鐘,完成了首秀。

2016年,日本航空也訂購了32架噴氣式支線客機。海外市場方面,以美國東方航空公司為代表的歐美航空公司,先后訂購了400多架。

盡管訂單不斷,這款飛機總是無法投入量產。原定的量產計劃時間更是經歷了6次延期。在此期間,整個計劃的預算,由最初的15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80億元)增加到1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20億元)以上。

今年2月7日,三菱重工業召開了緊急記者會。會上,社長泉澤清次無奈的宣布:“我們決定終止噴氣式支線客機計劃……”此言一出,整個會場先是一片寂靜,隨之而來的是記者們憤怒的提問。

記者:花費了1萬億日元,這真是日本產業史上最大的失敗。通過這次失敗,我們到底學到了什么?

泉澤:我們學到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在市場和產業方面,我們事先掌握的東西嚴重不足。

記者:失敗的原因,是日本航空產業技術不足,還是三菱重工業技術不足?

泉澤:兩者都不是。導致失敗的最終原因,是我們對進入這個產業的前期準備不夠充分。如果技術不足,應該無法完成試飛。但是,在將技術轉化為產業這個方面,我們缺乏充分的準備和充足的知識儲備……

面對記者接二連三的提問,泉澤清次漸漸陷入了語塞的狀態。

一個月之后的3月7日,日本宇航產業再一次在全世界面前顏面掃地。

在此之前的很多年里,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JAXA)和三菱重工業致力于研發有著“日本下一代核心火箭”之稱的“H3火箭”,并表示“1號機將于2020年發射”。該項目的開發費用高達2061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10億元)。

然而,預定發射日期也經歷了多次延期。最終,兩家機構于去年11月宣布“將于2023年2月12日發射”。當天,來自日本全國各地的粉絲聚集在發射場鹿兒島縣種子島宇宙中心附近,滿心期待的等候火箭發射。

無情的“延期通知”再次澆熄了所有人的熱情。到了下一個預定發射日,也就是2月17日,發射再次延期。到了下下一個預定發射日3月6日,發射繼續延期。最終,這種毫無誠信可言的行為擊愣了全日本民眾。

3月7日10時37分55秒,在全日本民眾的注視之下,H3火箭終于發射升空。

但是,僅僅20分鐘之后,日本各電視臺幾乎同時播放了一則“緊急新聞速報”:

“H3火箭的第一級發動機順利分離,但第二級發動機未能順利完成點火。本次發射任務失敗。H3火箭發射835秒后,指揮中心已經發出了自毀指令。預計箭身很快就會墜落到菲律賓以東的海面上……”

聽到這個消息,整個日本一片啞然。當天下午2點,JAXA理事長山川宏等人淚灑記者招待會現場:“今天,H3火箭發射失敗是因為第二級發動機沒有成功點火。其中的原因,我們會盡快查明……”

雖然擔任電視解說的火箭專家們異口同聲的表示:“第二級發動機不可能無法點火。”但實際上,第二級發動機的確沒有成功點火,最終導致了火箭的“自爆”。

就這樣,日本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既不會造飛機也不會造火箭的事實。這兩次失敗無疑給日本產業界留下了巨大的“傷疤”。

曾幾何時,以豐田為代表的汽車產業是日本產業的頂梁柱。然而,眾所周知,現在的汽車產業正處于從發動機汽車到電動汽車的“百年一遇的變革期”。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多汽車零部件都變成了“廢品”。所以,日本決定將原本負責制造這些零部件的工廠,轉為制造飛機和火箭的零部件。但是,飛機無法量產,火箭事業正處于無法快速重振旗鼓的泥潭之中。因此,一直以來支撐日本經濟的制造業整體陷入了危機。

或許在多年以后,“日本產業的曲折期”將成為2023年的回憶。

 

日本《現代周刊》副主編